我沒有失眠
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將自己埋沒於黑暗之中
然後再找尋所謂的光芒
一杯酒 能吐露多少寂寞?
一支菸 能吐出多少無奈?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