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傳來的是來自日本的惡耗,飯島愛瘁逝的新聞讓我的心情受到了相當程度的

震撼,就像去年過世的坂井泉水一樣。




我從不是她的迷,但我喜歡她在綜藝節目上言談的坦蕩蕩,很少藝人或自己認識的任

何人說話,讓我能感受到「言語的真切」,我不得不欣賞她說話的自在坦然。




當然,我們不認識彼此,我卻真心為她感到難過。我數不出她的作品,卻因為她的離

去,使我的情緒,受到了些微的波動。我又開始去思考「生命與死亡」這件事。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耶誕節即將來臨前一週的離去...在呼吸即將停止前的她,

當時在想的是什麼?是不是就像曾有瀕死經驗的人所描述的一樣,早已消失在記憶中

的事,那些畫面停也停不住在腦中流轉。




就好像有一位你和她不熟、卻又有某種程度熟悉的友人,突然從你的生命中消失,你

欣賞著她,卻也知道你再也見不到她了,那種夾雜著莫名又錯綜複雜的悵然,就是我

此刻的心情。




是啊...無論如何,人生只有一次,只要是生命,總有一天都會消逝在這世界上。




這世界上,沒有人能輕易的坦然面對死亡,我更是無法習慣向人道別的滋味,每一種

分離影響是大是小、是短是長,只要別離,心情總是糾葛的。這一課,永遠無法輕易

學會...




想想,我自己人生至此,我的身邊究竟已離開了多少人?一個個不經意的別離,或有

意的分離,更或是被迫永隔,那些人...




話至此,若不是我兩個可愛的狗兒子,我還有責任在,否則對於生命,我存在著某種

程度的意興闌跚。




以前的我不知道奮力過活的滋味,媽媽去年走了之後,現在的我卻不知為了什麼該奮

鬥下去;想奮力過活,卻又止不住的失去了最大、最堅定的動機。

到底...還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呢?

...也許是喪失感覺的心吧?




不去思考,不代表痛苦不在。




我需要好好靜一靜。
創作者介紹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