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考上了職業軍人

10/25就要回去花蓮報到

到成功嶺受訓一個月

然後就是生活收入穩定的公務人員了

非常替她開心 也感到放心和欣慰

她如願以償當上公務人員

我告訴她 先當士官

以後再找機會考更高一級的軍官

收入會更好



今天房東太太來收房租

並且告知了房東太太 妹妹即將搬走的事情

房東太太也很替我們高興

我想 有我們的祝福

妹妹未來的生活 一定能更美好

這是我唯一的冀望



今天妹妹接到一通電話

是有關於慈濟想來問我們關於母親的生平事蹟

並且另外約時間討論 並請我們能提供多一點照片



母親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現在的我 話題盡量不觸及母親的部份

即使和妹妹也一樣

而今天 妹妹接到慈濟的電話後

我似乎回憶起遙遠的傷痛般

心痛了起來

我知道眼淚在眼眶裡流轉著

但我沒讓它落下淚來



聽說 慈濟在11/8舉行母親生平的課程

我不應楚大體是不是要當時解剖

但那時 妹妹已經在軍中

而我 應該也沒有勇氣再見到母親吧?

雖然 我很想念她...

但我想將記憶停留在母親還在的時刻

留在我見到她最後的樣子...

母親就要成為眾人所尊敬的大體了

希望 她從現在 直到永遠

一直都好

她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