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11/8因母親的大體儀式 所以必須回到花蓮

11/11 11/12母親的遺體就會火化了...



其實這幾天 本來不打算參加

但是我不去參加也不對

我是她兒子 怎麼可以不參加?

但是參加了 再見到她

一定會感到心痛吧?



外婆說 我當然必須回去

所以 我也不懷疑的決定正視我的愛 我的痛

那天 我一定會很崩潰吧?



我突然想起 母親拔管那天

救護車帶著我們從住家到慈濟的路上

看著呼吸已經停止的母親

我們為她引路

那是我們常去的那條路...那是我們一起住過的家...這樣對她說著

救護車上 家人要我忍著不哭 免得母親不好離開

我即使用盡全力忍住眼淚

眼角還是不禁滴了幾滴淚水

那是我最深沉 最痛苦的一段路

也是我最不捨的一條路...



一旦想起了她 我現在還是無法自己

人生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心痛的事嗎?

已經沒有了 母親用她的生命這樣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