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妹妹終於打電話給我了

我也總算放心了

原來妹妹在她生日那天早就休假跑到我父親那裏去了

直到今天才收假

妹妹似乎碰到了一些困難

因為結訓要測驗

她的單槓成績又很差

她很擔心自己過不暸單槓那一關

結果不能結訓當軍人



其實我的單槓也很差 不能給她很好的建議

只能鼓勵她

自己在這裡暗暗祝福她

並相信她一定能過

因為我妹說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有辦法結訓

她應該也可以

況且以運動來講 她的能力比一般女生好一點

只是沒料到單槓還蠻糟的

既然一般女生都能過

她也可以



妹妹去找我父親

老實說 也好

我們跟父親實在不夠親

去親近一下也好

就我了解

父親是非常疼她的

也許妹妹想到了 母親已經不在

最親的人除了外婆 也只剩下父親了吧?



明天...下班後我即將回去花蓮

面對我最焦慮的分別

我知道我一定會流淚

但我希望 那是為我母親

最棒 也是最祝福的淚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