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到了台北

已經整整一年 沒有了與母親的對話

其實這次回去之前 我是掙扎的

因為我害怕想起那一段剛剛失去母親的日子

以及在我面前拔去母親呼吸器

她最後的容顏...



這麼多個月來 常常夢見母親

但她總是不說話 只是面帶著微笑

彷彿告訴我 她現在非常好

大約在我回去花蓮的兩天前 我再度夢見她

她仍然沒有說什麼 只是讓我看看她的樣子

她仍然帶著微笑 體態彷彿回到年輕時候

她露著她招牌式的微笑 就像我過去看到的她的照片一樣

舒服 微笑角度很令人放心

雖然這幾年的她 似乎忘了怎麼笑

但在夢中 她回到了年輕時代的單純美麗

那樣令人心安 舒服的笑容

她雖然不說話 卻用心電感應式的言語注入我心中

「你放心 我會好好守護你外婆 你要和妹妹好好生活」

她用台語說了這段話 半夜的我 醒了

她一定知道我的掛慮

潛意識的我擔心她現在不夠好 擔心年邁的外婆

我母親特別進入我的夢中 為我免除一切的疑慮

於是 我非常突然的開始安心

就這樣回去了花蓮



我母親的遺體 是要留給即將畢業的準醫師學習所用

整個儀式莊嚴肅穆

因為"寧可在大體老師身上畫錯數刀 也不能在活體病人上畫錯一刀"

所以 今年3月母親往生時

我即已經答應 讓我母親成就此無比的功德

以她的個性 她一定覺得很榮幸

而我 也為她感到驕傲

學生們 稱母親為"大體老師"



11/7

我大約下午四點到達花蓮 沒回家而直接到慈濟去

那天是要彩排隔天的大體啟用儀式

這次大體共有六位 其中一位是我母親

當天我母親的家屬 只有我一個人到

幸好 我來了 之前一切的掛慮都不算什麼

原來今天也介紹了母親的生平故事

介紹時 我已經痛哭流涕

故事是由慈濟醫學院是學生各依照自己將要學習的"大體老師" 分別介紹的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當天認識了三位要以我母親為師的準畢業醫師

以及慈濟志工春梅師姑

他們人都非常好

接著是彩排 連彩排都在哭泣的我

得知了隔天的儀式 會再見到我母親的遺容

但我心已無罣礙



11/8

早上六點我就去報到了

當天家屬還是只有我一人

因為舅舅 舅媽及三位阿姨要10號才會到 參加11 12號的儀式

儀式一大早就進行 我不太用"莊嚴"去形容事物

卻真的讓我感覺莊嚴

儀式進行我又開始哭泣 進行到中途

大眾緩緩步入停放遺體的位置

各人走到自己家屬面前 學生慢慢拉開往生被

我看見了母親的遺容 我哭得更厲害了

但在那時 我心中有兩個想法

「媽媽睡得好沉喔...」

「啊?媽媽已經不在這裡了...」

一方面覺得她睡的安詳

另一方面 由於太過親密 我卻很強烈感覺到"她不在這裡"

儀式結束後 我們去用了早餐

春梅師姑一直安慰我 照料我的心情

三位負責我母親部分的其中一位學生 問我說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什麼?」

我看了看她 邊哭邊回答:

「我想起以前美好的事情...」



11/11

昨天 阿姨們回到花蓮了 於是今天

三位阿姨和舅舅也來參加隔天火化儀式的彩排

彩排 我還是在哭泣

我認為 人應該堅強

但對於母親我放任自己去哭

這是我與母親最後的一段路

也是我能為母親做的最後一件事



11/12

今天 舅媽也參加了

儀式進行中 我還是在哭

棺木啟程至火化場 我還是沒停止

等到中午 再和其他家屬一起去領取骨灰

於是 母親的身體 就成了我手中的罐子

我將她捧在手心

心中想的 仍是過去美好的記憶

最後 骨灰留在慈濟

應該是會另外再找時間移至大捨堂



母親往生時 我知道母親的遺體會如此處理

但畢竟還是有疑慮

經過這幾天後 我真的感覺到

「幸好我回來了 這真是我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

一開始的逃避 有可能使我現在遺憾終生



母親的遺體 真的也變成了"無"



我將永遠留存於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deヒデ 的頭像
Hideヒデ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Hideヒ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