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與科技的進步,國家邁向民主化的同時,每個人都會自然而然的重視自己擁有哪些權利、哪些義務,也由於社會愈來愈開放之際,資訊的轟炸往往成為了現代人每天都會有的常態,有的人怕資訊不足而拼命獲取各種知識常識,有的人覺得自己每天接收資訊太多,就選擇見怪不怪或冷漠以對回應著資訊的疲勞轟炸。



二十年前的今天,誰會想到這是現代我們每天都會有的生活?新聞資訊多得數不完,以往對生活資訊的渴望,現在卻成了惡夢,也難怪有人還是會認為兩岸統一始終比台灣獨立好,大家太習慣了民主,但應該更多人無法適應沒有可以對應民主發展之法治觀念的社會,至少專制點比民主社會容易協調駕馭。



民主與法治,一體兩面;權利與義務,更是一體兩面,現在已經完全民主的台灣社會,還有沒有人尊重、強調法治?每個人都不放過享受權利,卻總是規避義務,民主是價值,法治是精神;權利懂得享受,怎麼義務不懂得履行?如果對於國家、社會、政府總是要求比自己付出還多,我們怎能過更好的生活?



有人說,蔣經國執政下的台灣經濟最好,但,當時的民主不健全,資訊不發達,皆因戒嚴與黨國合一之下的結果,政黨和國家同等重要,誰敢違抗政府決策而發出一點點聲音呢?況且,老百姓普遍知識資訊不足,純粹只能奮鬥自己事業的同時,政治同時被污名與權威化,也沒有人想參與政治,除了少數奮鬥民主的人士除外。



二十年前的今天,因追求民主的民運人士成功將台灣慢慢帶進一個民主化的社會,可惜現在仍沒有足夠的法律常識進度來恪守,所以想藉著「反貪腐」的名義罷免總統,「名」是因此而美化了,但「實」是違抗法令、漠視法律,由民選的總統如果涉及不法,證據充足之下自然交由立法院提案連署通過,最後交由人民公投決定。卻未在證據十分充足之下想藉由「民運」迫使總統下臺,不但詆毀了法治,也玷汙了民主,打民主之名,行鬥爭之實。



所以,在資訊、民主蓬勃發展的今日,由於自由慣了,加上媒體大量轟炸觀眾之後,價值觀似乎被操弄了,因為信任所以選擇不表態,因為存疑而選擇抗議。殊不知人民怎麼一分為二?更糟糕的是如果媒體大部分操弄在某個政黨之下,你又怎麼期許它能為你發出正義之聲?又怎能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呢?



「正義」不是屈服於某種意識形態或黨的理念,而能被利用的價值。人民享受民主與權利,更要尊重法治、履行義務。同樣,媒體也有享有的和必須遵守的,這就是少了帝制思想的,每個人都必須遵守的遊戲規則。



媒體在民主的憲政體制下,享有新聞自由的權利,秉持新聞良知、新聞道德、新聞中立與新聞專業等原則下,合乎法律規定下報導事件事實的義務。屈服於某種意識形態只是加深社會的對立,相信不是大多數的人願意見到的,淪為意識形態的宣傳工具進而醜化政治對手,斷章取義或淡化處理以加強人民對政治與政府的不信任感,最後的結果是:人民對媒體所報導的「事實」,採取觀望或懷疑態度。新聞本來就該報導事實,被信任是理所當然的,否則怎麼呈現社會真實的面向?現在走到了一個最糟的狀況,新聞不再具有公信力,因為那只是政爭的工具,多諷刺?



也許有人會說,現在的新聞報導還是很真實,因為至少是真實拍攝到的片段,什麼是真的發生的?什麼是真的講過的?一目了然。如果真是如此,恐怕還是忽視了媒體呈現與媒體輿論的力量,一個剪接,一個字幕,幾個畫面,其實新聞就能不小心告訴你關於這家媒體的意向,只是觀眾容易忽略或選擇性相信,身為媒體人怎麼能不戒慎恐懼呢?如果要求人民觀眾挑電視看,不就是緣木求魚,本末倒置?身為新聞從業人員,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社會,宜慎!



新聞的不被信任,就好像你會懷疑比丘或比丘尼有可能隨時會破戒吃肉一樣,令人奇妙莫名又兼有滑稽之感。



由於民主,所以我們能享受,當珍惜辛苦,享有權利而承擔義務,不要無限放大了自己,而自我的封閉內心世界,久了只是偏激,對社會只是更多的憤恨難平,無助於人格的成長,無益於社會的成熟,阻卻了國家的發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