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一句話,可以有不同的解讀,單看你從什麼角度看,利用邏輯去辯駁對手,或有心人士想曲解對手,也是多用此種手法。

但辯論是盡力辯出真理,就算辯不出真理也能表達立場,可怕的是利用文字語言之便,根

據自己的意識形態,刻意扭曲他人話語,極力斷章取義的記者。

能褒人,也能貶人,能存之,亦能殺之,這是筆的極端威力,書寫出來的文字與說出的用字遣詞,可以輕易掌控別人的觀感,或許有人認為,別人當然可以選擇信與不信,怎麼能怪記者?但這就是記者的可怕之處。



作家表達的地方是書籍作品,有購買才有機會接受觀點的可能。記者表達的管道,是媒體,媒體包含了很多種,廣播、電視、網路都是,要現代人完全不接收資訊,比接受大量資訊還難,從前是電視影響群眾,現在還有網路媒體的強大運作,可以滲透到民間的各個角落,並且深入年輕族群。



你是否偶爾有事實完全不符記者所說的時候?例如,你雖然不是很有錢,但工作跟從前一樣,尚能自給自足,你不求多而感到心滿意足,但是聽新聞大肆放大報導自殺與窮苦狀態的時候,當記者撻伐官員不知民情的時候,你會懷疑社會是不是真的不景氣?等到過一段時間,當別人也受了影響之後,你開始聽聞「民怨四起」,你開始會覺得這似乎是事實,可能你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可以賺得更多?不應該只是和從前一樣的收入?

這就是一種心裡狀態的集體催眠,一人緊張、兩人不安,大家都恐慌。花100分的媒體力量放大要討伐的主題,卻可以收到120%的絕佳效果。



可惜大家都忽略了一點,人的成就和利益都是由自己的努力而來,讀多少書或吸取多少知識,或擁有多少專長。連投資也是,你平常投資的方法是不是只想投機?或不夠正當?或是心大志大,懂得冒險進取,卻不懂守成?開公司或開店的經營策略是不是有問題?種種因素都影響著你今天的境遇,造成今天的結果。如果這些問題從來沒有深思過,工作與經營不會成功,領導決策能力也會有問題。



能過多好的生活,由自己決定,只能過多差的生活,關鍵也是自己,別人無法影響你,所以若可怪罪於人,你不會心軟手軟,將自己不成功的藉口合理化,你自知怪不了別人的時候,你就怪政府、景氣,那最安全,因為沒有人會正面回應你,批評你說的話不對。其實無法怪罪於每個人的抱怨,程度也不一,因為人性本質,是不會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的,況且,政府的確該負擔些責任,但不能幫你負完全責任!



社會再景氣、國家再強大,還是有窮人存在,甚至極富極貧,貧富差距遠大於台灣社會,例如世界最大都會─紐約,就是著名的例子。所以,有貧富差距是資本主義國家正常的狀態,然貧富階級也不是完全不流通,資本主義結構,就看自己努力與運氣。



所以某件事情本來就是一直以來的常態,被誇大、放大的結果,就是讓你以為更嚴重!所以我說,這是記者可怕之處。悲哀的是,不是站在人民立場去關懷報導,去反映給政府相關單位知道,而是言語用字基於某種意識形態,挑起敵視仇恨,對政府的另類革命!



台灣的媒體爭議已久,並非一例可以完全概括,任何誇張的事蹟都發生過,罪惡的根本之處在意識形態,只要牽扯到政治議題就會立刻偏頗,完全漠視自己原本應該擁有的媒體自律、客觀、中立、公正、道德、良知、專業與倫理,卻總是抗議著政府箝制他們的新聞自由,本末倒置,豈不怪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deヒデ 的頭像
Hideヒデ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Hideヒ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