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包含了生活的各種層面,你穿什麼?用什麼?去哪玩?甚至你每天呼吸的空氣品質、飲用的與照射的陽光都和政治與國家政策脫不了關係,直接又間接的交替影響生活中每一個環節。



空氣品質?和工業的發展措施、發電廠與工廠的建立和地方首長的作為有關係。

飲用的水?河川的整治污染、整頓措施,與城市發展和工業發展政策有關。

照射的陽光?依污染的程度決定你的紫外線曝曬程度,等同於空氣品質,環保署和地方首長有責任。



地方首長,和你的選舉投票有關,而環保署長由行政院管理,而行政院的任命取決於總統。任意舉例,都能證明你的生活,和政治息息相扣。



你不需要對政治熱衷,但必須為自己的生活負責,而對生活負責,卻需要你對政治有些許了解關心,了解必須運用你的判斷力,而關心雖不需要仔細,但需要全面,不偏頗也懂得批判、審視。是故,身為公民的你無權對政治冷漠,當你冷漠,自認為這一切都與你無關的時候,政治局勢已成定局,你更沒有立場對未來生活的一切好壞妄加批評或痛心疾首,因為這是你刻意放縱的結果。就如一個父親或母親,對小孩疏於照顧,當孩子開始不分是非,為惡做亂的時候,你該反省的,是你自己之前的冷漠疏離。採取關注孩子之所以變壞理由的做法,才能找到問題的根源與解決的根本之道,而不是只有單純找方法。懂得提出疑問,才能治本,才能真正解決問題。所以,真的選誰都一樣嗎?



如果真的「表面」形象與「外在」印象影響了你的投票決定或政治觀感,也許演藝人員才是最適合參政的,事實證明,演藝人員的表演專業不能和政治人物的政治才能畫上等號。

再者,你懂得問題的核心,你清楚外貌和媒體形象不是評斷一個人的最好方法,那就看政績吧!這也許是最客觀公正的方法。然而,在現今藍綠對立的現在,政績好壞都由自己講,但民眾最清楚,如果那樣政績的「好」經不起檢驗,甚至你想不起來他有什麼特殊意義的政績,你應該要有提疑問的能力,去質疑他的執行能力與行事魄力。質疑並不是等於否定,所以當你開始否定時也不需要恐懼。是的,很多人要參選時,對要參選的職位是毫無經驗的,所以也要看「願景」,也許當一個市長政績好或不好,難以檢驗他是不是適合擔任總統位置?是不是適合成為國家領導人?但若市長的位置及政績無法滿足於大部分市民,你又怎能期待他的領導與能力可以滿足全國人民?沒有人天生適合生下來當總統的命,一步一步去實現,才是真正務實的態度。



市長政績完善,當上總統自有總統更高大而寬廣的格局與關注的議題,總統與市長放眼的角度完全不同,但若連格局較低的市長或首府市長的願景與其政績,都無法讓自己出類拔萃、脫穎而出,你又怎麼能期待要看格局更高的總統職位,可以擔任得更符合全民期待?

所以,你不能用「當市長的政績良好不代表可以把總統做好」如此的邏輯謬論,而是應該要用「過往政績一定是優秀的,才有做好總統的條件」,如此才是應該採用的邏輯概念。

也許你堅持認為,做不好的政黨就該輪替成在野黨,再次政黨輪替,那是不是也該用同樣標準去檢驗原本的在野黨?選贏了猖狂,選輸了就亂,缺乏民主素養、以我為尊的傳統中國人心態,是不是真的已經扮演好監督政府,而不是非理性杯葛所有一切政府政策的在野黨?以為政黨雖沒有作為,只要扮演好抵制政府、對抗政府的角色,自然會得到廣大支持。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邏輯上又何以期待他們再次成為執政黨後,有甚好作為?

過去的政治家懂得討好大部份選民,尋求多數人的支持,現在的價值觀偏差為,和我不同意見的就得面臨「人民審判」的霸道態度,以我的意見代表全部民意的偏差思想,似乎創造對立才是勝負的關鍵,也許短期間可以收取選舉利益,長遠的角度來看,違背主流民意和堅硬對抗的強勢作風,終究會被世界與民主潮流所淘汰,我何以如此樂觀?因為隨著時代進步,民智已漸開。



每一次的選舉結果,都將成為歷史事件來紀錄,有些事情能後悔也許還能解決,但發生連後悔都來不及的,可悲、承受的,都是人民。

你還能說,選誰,不都一樣嗎?

應該是,選誰,都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