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回到了花蓮,為的是3月17日,我母親去年在這一天往生。

感受不到母親存在的氣息,至今已經滿一年了,從來沒有這麼久沒和母親對話過,以後,

只會越來越久。

我帶著可樂和布丁兩個小朋友回到了花蓮,我常常想,若母親還在,她如此愛狗,一定會

視如己出吧?只可惜兩個小朋友少了一份對他們的疼愛。

日記,很久沒有出現這樣的灰色語調了,學會讓自己理智、無感的過生活,為的是怕自己

多ㄧ點的傷心,我的內心似乎也沒有多大的本錢再承受什麼。

3月17日,很像我個人人生的分水嶺,在此之前,我尚能對母親付出什麼,對她掛念什麼

,在此之後,並不是萬念俱灰,而是時時憑弔懷念,而這樣的愛的能量,要如何投射或分

送給別人?我選擇的關心,就自然的投射在對國家社會的關心與付出上了。

我想知道,像我母親那樣源源不絕的善良,與不分親疏的愛,如何能做到不求回報?究竟

要怎麼讓我抉擇在正確的道路上投注關懷、貢獻心力?我想,那也是對我自己的提升,從

不奢望自己能有多大能力、有多高尚情懷,母親離開後,我時時在思考如何讓自己對社會

有一點助益,拉高思念母親的層次,母親希望也能因此,感到光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