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直至目前,遇到的都是好人,也許是幸運,每個人都待我不薄、厚愛有加,有時我也想肯定自己,有那麼一點點識人的眼光。

我欣賞那些心地善良、質地溫暖、口若懸河、足智多謀卻又擁有行事魄力的人,那是我為

人所追尋的最大價值與目標,不奢望完全被認定,至少我擁有勇氣,追尋那樣的人,也立志成為那樣的人。



以下的文章也許不是你想看的,但我希望你能耐心閱讀。



台灣,目前的溫暖價值與理智判斷,完全被撕裂了,撕裂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和不信任,不是只存在於台北市而已,幾年來急遽變遷,台灣並非經濟退步,而是信心瓦解。瓦解的不是台灣的表面經濟狀況,而是仇恨製造的對立衝突。撕裂不是結果,撕裂是個過程。



這幾年台灣的政治自由與言論自由加速進步,快速到幾乎每一個台灣人適應「過於良好」,稍微年輕一點的人更以為那本來就是生下來就應該擁有的,前年的紅杉軍更是目前台灣對立狀況的最大極限與縮影,彼此仇恨、蔑視,尤其,不容許別人的政治見解跟自己有不同方向,否則一律批鬥,直如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反貪腐是表皮,實際上是進行政治鬥爭,這也是紅杉軍之所以漸漸式微,不再被支持的原因。原意很好,但真正的訴求和意義早已變質,甚至別有目的。

這不是我認識的台灣,也不是我依循的價值,我所崇拜的第一原則─善良、溫暖,已經蕩然無存,這是我最痛心之處。

台灣這八年來,進步了什麼?就我個人而言,我個人的進步就是認同台灣這個國家,比我小時候的認同感還要強烈。小時候,我覺得身為台灣人是個恥辱,至今我還不曉得是什麼原因,當時我只想去日本、美國,那些我喜歡的國家,只知道外國的好,更覺得講台語是個羞恥,說得標準更丟臉,我只想說個字正腔圓的「國語」,即使我從不覺得當個中國人有什麼光榮…



現在,很特別的,我認為我身為台灣人而感到驕傲而光榮,這不就是自我肯定的最高層級嗎?有尊嚴、自信,不就是台灣一直以來以及我本身,所最欠缺的嗎?

所以我發現,我真心的愛著這個土地,不許人欺負,也不許人詆毀,就像捍衛自己的母親一般,如此自然。我不希望我想大聲說我愛我的母親的同時,被別人質疑我是不是只在乎愛台灣的口號而已,這令我覺得被羞辱。我只想為我深愛的一切去貢獻我的一切,去深愛這個我從小到大所熟悉的環境而已。諷刺的是,「愛台灣」態度的真正意涵,是二、三十年前眾人所推崇的愛國主義者與「中華民國萬歲」,現在卻是被批鬥嘲笑的一部分。

很多人說,藝人也是人,為什麼不能表達政治立場?當然可以表達,問題是你的態度,如果你還是藝人身分,不應該利用自己的專業演藝形象,去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甚至左右你的影歌迷去支持你支持的對象,藝人有權利表達,但基於對社會的義務與職業道德,不能只要權利、不盡義務,不要企圖干預選舉行為。所以我從不希望藝人選邊站,玷汙自己的專業公眾形象。



不敢說我一定是最愛自己國家的人,但對國家付出的心力,凌駕於關注我自己身上,這是我的基本態度。是的,選舉是激情的,選後也會回歸正常生活,但結果呢?有沒有可能自己的一票,或一點點影響力,阻卻了台灣的未來應該要走的路?

政黨可以輪替,也可以二次輪替,套句支持國民黨人的理由,做不好就要下台,但在野黨不盡責,甚至惡意阻擋政策法案,擋了預算,我們該為這樣的態度支持他們嗎?2000年之所以政黨能輪替,除了連戰、宋楚瑜的分裂之外,也是因為大家受夠了國民黨的貪污腐化,讓選民投票順利把國民黨逐下台,為了讓國民黨好好反省,加強改革進步,另一方面,民進黨也追求正確民主價值的堅持與善盡在野監督政府的責任,所以大家願意相信民進黨,最後順利當選。而國民黨的態度是什麼?不反省自己的執政無能,又不反省自己的分裂,反而怪罪李登輝主席去了;2004年陳水扁比起2000年,又多了150萬張選票支持,並且過半,代表執政與價值受到越來越多人肯定,所以願意把票投給他,但國民黨不想想自己究竟有沒有進步、改革,只一昧怪罪「兩顆子彈」,還是堅持不反省。

直到現在,八年了,民進黨確實有建設,高鐵、雪隧、高捷、中科等等,也確實有施政不彰之處,但執政的舉步維艱,不就是國民黨的一貫杯葛策略?不以國家社會、民生福祉為重,整日只想藉機靠媒體與議會修理民進黨,八年後再告訴國人說:「民進黨執政無能」「民心思變」這不是殺人反誣告他人嗎?

這不是我認同的價值與態度。



凡是以國家為重,以社會為前提,經濟重要,但不能只是唯一前提,更何況經濟狀況,並沒有渲染的那麼糟,你也許認為我這樣說,是因為我很有錢,然而事實正好相反,我不但窮苦,我更認為自己的經濟困窘是我自己個人因素造成的,不能只怪罪國家、推卸自己的責任。

任何事情,我們要有正義感,絕對不建議你冷漠以對,但碰到問題我們要先反省自己,這是我想表述的重點。



即將,投票了。很多人也許認為,投票就是這一天而已,但我的憂慮才正要開始而已…

國會的一黨獨大,四分之三席次,除了不能修法讓男性生小孩之外,什麼都能不經由人民的意願而做,無論民進黨的謝長廷、蘇貞昌能不能選上,為了制衡國會,我一定會走上街頭,即使人微言輕,如螻蟻之力,我還是義無反顧,繼續為我最愛的台灣,繼續奉獻。

3月22日過了,投票了,也開票了,大家回到平靜的生活,但結果也出來了,而我的責任行使,似乎才正要開始。我無法安心的看見台灣回到二十年前,自由民主的最初狀態,那將使得我們這八年的極度自由的現況,成了南柯一夢。

我不想說服死忠力挺國民黨的任何人改變意願,轉投謝長廷,即使我認為我真的做得到,我還是相信,真正的「價值」,該由自己去體會,如同2000年到2004年,陳水扁的支持票,多了150萬票一樣,如此精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