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蒸氣暈濕的鏡子,水龍頭嘩啦啦...

她抹去那一片模糊,去端詳自己的臉。

怎麼我一臉春色,心意盎然,卻沒人肯多看我一眼?

是能力太強的緣故吧?她「哼」了一聲,回到浴缸裡坐下。



...也不能怪男人不識貨吧!也許真是自己太悍、太少打扮。

試圖為自己找諸多的理由,去慰藉她下班洗個澡放鬆後的寂寞。也只有此時,她才能鬆懈下來...面對自己過了三十,還銷不出去的孤單。



年輕時,總想著趕快成熟去驗證自己的價值;

現在,想起年幼無知的極其難得。



但是,如果不這樣,怎能有現在的一片天空?

而且,她哪需要男人需不需要她,去解決她的孤單?

社會歧視令早年起步的她備感艱辛,更可能要忍受各種騷擾,所以她犧牲自己的外表,去迎合外面的世界,最後再被主流價值給犧牲掉,直到自己的優勢籌碼愈來愈少,好男人也愈來愈少了。



這個世界總是對女人苛刻,真是不公平!

這樣子下去,她搞不好會變成年華逝去的女權主義者,雖然她心中壓根不覺得這到底關聯性何在。



胡思亂想一通,抹去臉上熱氣蒸濕的汗水,好好對待自己,圍上純白色的浴巾,用保濕乳液疼愛自己的全身肌膚,昇華自己需要被呵護的內心柔軟。

鵝色昏黃的立式檯燈,隨手轉個肥皂劇看看,或是轉到不曾踏入的電影院的影片玩味,養足精神,再和需要戰鬥意識的社會價值繼續搏鬥。

男人,算了吧!



也許有一天會遇到,但總不會是明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deヒデ 的頭像
Hideヒデ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Hideヒ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