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我的媽媽。

剛剛大阿姨打電話給我,免不了提起媽媽的事情,我告訴她,之所以我對於目前的心智

很滿意,都是媽媽給我的祝福。

我忍不住,於是流下了近七個月累積、暫時不想媽媽的淚水。可想而知,淚水當然的決

堤。



對於自己的刻意不去想,我過了七個月以上十足理智性格的生活;我真的想她,怎能不

想她?

我也想起上星期因為整理房間而看到媽媽的照片,情緒已經很難以平復的心情。我也不

敢拿起有她字跡的信件,哪怕只是一眼,我無法承受接下來的悲痛。



世界上最令我難以接受、難以承受、難以相信的事情都發生了,我還能不選擇處理一切

事情,不保有完全的理智嗎?

人生接下來的路,我發現,再也不怕了。

Hideヒ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