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離職交接的事宜等等,雖然交接的人不算頂憂,卻也能有適度的獨立自主的處理

能力,反正我不憂心交接的人不滿意,我只要將我的業務完整而確實的交接,其餘就

不是我能擔心的了。



昨天坐捷運回家時到達忠孝敦化站,我站在門邊被一名女性拍了一下,那名女性一轉

頭我還一時認不出來,大概反應有三秒吧?我才認出她是我的大學同學;接著她笑了

笑跟我招招手便走出捷運車廂上電扶梯了。

她一定早就看到我,只是選擇出車門時才拍了我那一下,也許也是車上人太多,她必

須經過門邊才能對我打聲招呼。



不管怎樣,不打緊。



她和我不算陌生,也不算頂熟的同學,我們卻曾經聊過一些比較偏隱私的事情,我指

的是感情上的事情,所以她或多或少知道我當時一些關於感情上面發生的事情。

經過這麼多年她也許不記得詳細一點的事,但是我們不頂熟,卻有某種程度的熟悉。



我記得昨天那一刻,我除了驚訝碰見她之餘,也不禁的在腦中捲起以前學生時代的種

種,哪怕許多畫面並沒有眼前這個人的影像。

說真的,對於這樣的偶遇我是挺享受的,因為那迫使我不得不想起當時的情景,即使

我有一段時間恨透了我的大學生活,也不願去想起。

大學生活中,我有某種層次的後悔,整體而言,讓我回想起來卻是感觸良多、也樂於

去回憶的。



這種感覺很複雜,也很簡單,重要的是我很享受。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