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大早起床,和妹妹到了超渡儀式現場去見媽媽了...



當時天氣很好,人也比想像還要多很多,遠遠地便傳來了誦經聲。



我和妹妹詢問了服務處應該做的程序,便依照指示擺放了水果和參拜。在參拜中我和媽媽

說了許多話,也許是強忍著悲傷,那種悲苦的感覺現在依舊迴盪在我心裡。

我們兩人在那裏待了六個小時,也到媽媽原本放置的牌位去拜地藏王菩薩。



我和妹妹的心情,看起來都很平靜,其實我沒說,我的心裡其實有種難以言喻的悸動感,

無法在心裡克制,即使我的外表也許看不出來。



現在我坐在家裡,依舊感受到一種令人心碎的炙熱,似乎不曾離去,我不由得想起了,當

呼吸器離開我媽媽口中時,我心中承受的莫大震撼。

還有在救護車上,送遺體到慈濟的那段路,淚水像是止不住的洪水般洩落,那段路,我的

腦中也像是意識到自己已死一般,從小到大和媽媽的種種回憶,關也關不住的在腦中不停

盤旋回轉,那些快樂的、痛苦的、悲傷的,和令人心碎的...片段。



有一種悲痛可能讓自己痛不欲生,眼淚像是不受意識控制;但也有一種悲傷,是徹底地痛

過了之後,往後再也感受不到悲慟。



其實,心是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