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和妹妹與庭、宗翰到了錢櫃唱歌,比預定還要晚一小時才得以進場,而且昨

天嗓音狀況不太好,聲音除了沙啞之外,還很粗糙,幾乎唱每一首歌都無法唱出美好

的聲音來,真可惜。



不過我昨天真是出乎意料,妹妹竟和宗翰合送一台中古的Wii給我,我非常高興、也

很驚訝,我相信當時的表情是一臉不敢置信,可能太喜出望外,竟會收到一台Wii當

禮物!也因為我太喜出望外,我相信我的眼神很驚訝,表情卻是呈現冷靜的狀態。

老實說,雖然我愛打電動,活生生就是個宅男,不過就是沒機會玩到Wii,平時就是

玩玩線上遊戲而已。



哇...仔細想想,我好像沒有收過超過五千元的禮物耶...這對我來說真是貴重的大禮

,這讓我更想快點找到新家,趕快搬離現在的住處,除了給可樂布丁一個新住處,也

可以讓我有空間玩電動。



昨天唱完結束後已經超過晚上十點了,剛走到西門捷運站就聽到有人在大吵嚷嚷,是

一名男子夥同一名警衛,抓著另一位男子大吵;我和妹妹等人隱約聽到「偷」這個字

眼,想說大概是那名被抓住的男子偷另一名男子的東西吧?

後來才聽清楚三人對話內容:原來那名被抓住的男子偷拍了女乘客,被一名男子抓住

,且叫來警衛幫忙,不想讓那名男子逃脫。

他們的吵架聲音也太大了,吵得捷運內來往的旅客不得不佇足張望。



另外,再記錄一件事情。

今天心血來潮,又想起以前當兵失聯的幾位好朋友,我到搜尋引擎去搜尋他們的名字

,除了幾個名字太大眾無法分辨之外,有兩位朋友令我頗為咋舌。



其中一位在當兵時期,由於他不是學傳播的,他常常詢問唸傳播學系的我關於傳播的

大小事,並表示那是他想進入的領域;今天去查詢過後赫然發現他似乎已經達成這樣

的目標,目前在一家鼎鼎有名的報社上班了,我認為他名字算特別,又和他當初所說

的理想所去不遠,我想應該沒錯認。



附帶一提:我們都管他叫「南哥」,因為他來自台南,而且有一身自己每天用伏地挺

身與仰臥起坐鍛鍊的好身材,勻稱又令人噴血。



另一位就相當令我錯愕了。

他是一枚大帥哥,明明是台灣人卻長得像混血兒,應該說根本長得像外國人。在搜尋

引擎意外發現他進了社會新聞裡。



我真的很驚訝,那新聞還是我曾經注意到、現在仍有印象的新聞事件。

新聞內容是:有某個知名藝人的警察哥哥,開六槍逮捕了意圖不配合酒測的醉客,那

醉客還意圖逃離酒測現場,衝撞了警方,造成知名藝人的哥哥受傷。

那醉客就是我朋友,新聞的最後寫到移送法辦,我也無心去看究竟有沒有被起訴了。



話說名字有可能是同名同姓,但那新聞寫到了醉客表明的某句話,讓我能確認那就是

我當兵的好朋友。

我真的相當錯愕,因為我那朋友絕不是會惡意衝撞警方的人。我只能說醉了還真是什

麼傻事都幹得出來,他向來都是做事欠考慮的人,但絕不像新聞寫成的那樣子,就像

個可惡的大魔頭,唉...

即使很久沒見,人的本質即使有變也不至於變太多,我們並非幼時就認識的朋友,人

格怎麼變都有限。



我依然相信這朋友,只是看到這新聞還真是相當無奈,我們曾在4年前聯絡過,他還

說過很希望能再一起出去玩。

頗為無奈,也對他頗為心疼的。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