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仍佔據盤旋不去,在乾渴的荒蕪中;

寄託在瀕死花瓣的露珠上,是我唯一的光明。



碎裂的大地,刻劃心底的烙印,

請垂落一絲絲的愛憐賜予我。

只求涓滴的朝露,

我始終不如期盼的堅強。



接受腐蝕,誰又是聖人?

那只是輪迴罷了。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