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高昂夏天的尾聲,天氣漸漸轉涼,心境也隨之靜默了。

秋天無聲無息地來臨。



對於突如其來的鬱悶,總難以釋懷,但這季節的確是回首的最佳時刻。

 

三年前的今天,母親剛從醫院出院,和她通過電話,得知她的痊癒與穩定,我當時是

真心感到快樂的,雖然那快樂無法持續太久,只要偶有,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我當時似乎仍期待著母親身體情況的好轉,三年後的此時回想起來,竟是迴光返照,

嗟嘆不已。

 

我以為那是幸福的開始,誰知,卻是快樂的永遠終止。

電話中彼此口頭相約再去STARBUCKS喝拿鐵的約定,再也不能成行。

 

我仍記得,前往咖啡店時,母親在我摩托車後座對我的依存。

我們是不是從我長大以來,再也從未如此親近呢?

 

用淡然的語氣,修飾心中激昂的情緒。

這個平淡,相當無奈;那種激昂,相當悲涼。

 

我逃避一切可能讓我潰堤的情境,哪怕照片也被我屏除在外。我儘可能不去正視回憶

的存在,用以成就我此刻的堅強。

 

我又真正的堅強了嗎?

原來逃避並不是良藥,時間也未能解決最深處的傷口。

我也一併避開了世界上一切能令我感動的元素,讓我修得無感,這兩年多下來,我也

確實的實行了,實行的既徹底、又成功。

我不再允許自己感情用事,因為我的選擇,只剩下站起身罷了。

 

練得無法摧毀之身,終不能將記憶消失殆盡。

然而,我也不想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