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過了生日,雖然沒什麼錢,庭還是用心的簡單買了提拉米蘇幫我過了,工作後

充滿著疲憊的我,確實因此覺得很是感動。

可樂和布丁雖然被關在籠子裡看著我吃蛋糕,但這真的有像一家人的感覺,內心冷

卻了一段時日的我,雖不至於像烈焰熊熊燃燒,卻像秋冬交會一樣,時而覺得舒服

涼爽、時而覺得像蓋住厚重棉被般溫暖。




前兩個星期和妹妹的吵架,雖然沒有明確的和好,但她仍在昨天很有誠意的打通電

話跟我說聲生日快樂,也算是融冰的一大步,我也不再那麼堅持,非要為我堅持的

理性正確繼續堅持下去;

那就,好吧!再去唱歌吧!下次妹妹來台北,或者我回去花蓮,也是要再過一段時

日了。尤其因為母親的關係,每每想到,就覺得兄妹之間沒有所謂理性的堅持,沒

有那麼生硬、硬性;

因為,就是兄妹啊。




那就,再去唱歌吧。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