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Hatm085600302.jpg 和電影「教父」並列兩大經典的「刺激1995」,令人回味無窮!

我常常覺得,我是個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這種情況尤其在三年前我母親過世之後更

加明顯。

像是,在我母親還在時我就一直想考公職人員,也有自己的興趣和想做的事,但永遠停

留在想法階段,無法付諸實行,牽涉的因素當然很多…我也不想再詳談,或作為藉口,

但主要是她還在的時候,我沒有辦法有多餘心思為我自己考慮出路,想想自己也真是可

悲。

在她離開之後,靜極思動,當我決定人生似乎一切該重新站起、心態該重新建立時,直

到昨天我有個很強烈的感覺:我一直在為她而活著。

 

她已經不在了,照理說我已經沒有任何憂慮、牽絆,這才發覺在我腦海裡的邏輯早就沒

將我自己放在很重要的位置,當我開始需要考慮我自己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了

…我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當有所選擇的時候我該選擇什麼。

 

所以,就是我的茫然,所以,至今一事無成。

偏偏茫然和一事無成這種事,就是我個人觀念中最介意、最無法原諒的事。

 

之前的學業經驗與很多工作經驗,讓我得知我還算有才華、能受肯定的人…也唯有此,

我才能認定我的存在感,所以失去了那些,我就好像從這世界消失了一樣,空的。

 

諷刺的是,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或者說,就算我知道自已要什麼,時間還能回頭嗎?

每個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

所有的答案都不與我同側,偏偏始作俑者就是我自己,原來當我要開始考慮自己、為自

己著想的時候,我不但沒有任何想法,也非常恐慌,就像個青少年停留在心智尚未完全

成熟,興趣探索之際,而我的成長,又是怎麼過的?

 

現在才理解自己的人生是自己過的,只有自己能給予自己肯定,問題是,談這一切還來

得及嗎?

彷彿已受了傷的我,繼續鑽在過去數年所寫的日記中,就像時間從來沒有往前走一樣,

我在尋求柔軟的殼裡躲避著。

 

243297338_5cf2a617d8.jpg 一部蘊含「希望」主題的電影,這個畫面闡釋「救贖」,也像是「解脫」,令人印象深刻。

一個概括承受罪業,囚禁了近三十年的囚犯,當社會重新給他力量再次出獄的時刻,才

發現這社會不一定接納他,衣服穿得不同、說話方式不同,因為他已與現實脫鉤了太久

,那囚犯就像是為了生存在監獄裡的制約生活一樣,一旦給了他自由,卻遭致了毀滅。

我並非想求著那種禁錮的感覺重來一遍,但我就像「刺激1995」電影中,關了數十年的

老囚犯,眾人羨慕他出獄享受自由時,他卻自我了斷,可曾想過那是很深沉的悲哀?

 

母親走了,再多心痛也喚不回這個事實…然而她走了,我也開始要面對自己了,當我醒

覺發現應該要真正面對自己時,又已經三年了…我還是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想

做什麼…這才是遺留下來的我最驚懼的。

 

驀然驚覺之後才鬆口承認,我是個失敗者。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