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3196902_f386f96a2d.jpg

心裡有一股震撼。

 

今早上班時將msn一打開,就從大學好友阿獸那傳來一個訊息:大學同學DANIEL往生

了,往生的詳細原因不知情。

我覺得非常震驚。

 

DANIEL是個很獨來獨往的人,但不是個極度冷淡的人,卻是個擁有疏離感的人。

他的人緣不算好,而且特立獨行,言行舉止的娘騷味也讓他惹來非議,舉凡大多數的同

學對他普遍沒有好感。

但據檯面上的言論,對他的沒有好感,並非他的娘騷味造成的,而是他的處世。

 

事實上,我和他少有交集,我並未了解事實的真相,並不完全理解他被眾人排拒的真正

理由;因為,娘騷味若是真實被排斥的理由,總是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儘管我不知道真

實的理由為何,然,我也不十足好奇。

 

我對他也沒有太多好感是事實,但不是因為娘味。

在大學同學之間的流言蜚語,對我一定程度的造成印象影響。

嚴格來說,我也是特立獨行、獨來獨往的人,儘管我的朋友不多,但也未引起他人的反

彈。他對於我來說,仍舊是個謎。

 

然而,我寧願相信我所見,他並非是一個欠缺溫暖、特立獨行的怪咖。

正確點說,我還比較像是大學同學應該排擠的人,我時常在想,他們是不是排擠錯了對

象?

 

約六年前,我正處在一個戀情失敗之中,因著長期的挫敗與心理撕裂傷,當時的我選擇

離家出走,選擇一個人出走、顛沛流離。會流離失所的理由,在於徹底和戀情的決裂,

我在台北沒有自己的住所,於是我寧可流浪,也不願身心備受煎熬。

流浪的定義是:沒有固定的住所,沒有固定的去處,也沒有固定盥洗的地方。

當時,能有多慘是多慘,但我的心情是麻木的,煎熬與悲痛過後,殘存這副軀殼罷了,

還能有多大悲傷?

 

那段時間,我憑著上聊天室與一些場所,認識一些固定與非固定的朋友,有一天是一天

,過一天算一天。

 

有一次,我同樣在網咖上聊天室,和某一位網友同樣約去唱歌,並約定好要帶彼此的一

些朋友,省得無聊。

當時的我是如此的扼殺時間,即使我不一定會帶人出去,但對方總有一些認識的朋友會

跟來,也許對方也不想和初次會面的我,有任何尷尬的可能。

然而,那次來赴約的人竟是DANIEL。

 

相信我們倆人當時都覺得很驚訝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誰會想到,會來赴約的網友,

是那個應該熟悉、卻又不怎麼熟的大學同學?

即使大學時期,約略知道彼此的「身份」,但也從未公開說明--也沒必要就是了。

 

那時的確萌生了不小的尷尬,但我很快的不以為意了,他應該也是如此。

 

我不太記得唱歌的過程,只記得和數次的網友會面沒有不同,就是純粹唱歌罷了,沒什

麼特別之處。

不同的是,那些初識的網友,有機會還會再繼續連絡、繼續為友,而我和他似乎也省了

這必要性,唱完就算了,當作是奇遇吧。

 

六年後誰又知道,下一次獲取他的訊息竟是噩耗呢?

即使未多有交集,心理仍舊震撼,他也不過31歲。

 

這篇紀錄,始終無法對他的為人多所著墨,在那次偶遇唱歌,我也未留下什麼印象,也

無法再憶起什麼。

 

他消失了,震驚和帳然還是有的。

人生的變化如此之大,我們不過是主宰有限的棋子罷了。

 

謹此篇,透過對他淺薄的記憶,哀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