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546dd7ac28d.jpg 

當夜闌人靜時,可曾想起今夜尋求好眠的你,經過了什麼樣的生命歷程、有過什麼樣的

軌跡而至此?

不是用來反省那麼嚴肅的議題,就只是單純想想。或許你想倒頭大睡,日復一日的工作

倦怠與生活壓力已經榨光了我們的精力,哪有時間…是說,哪還有時間在睡前想到一些

什麼事?

 

總有人常常提醒人們,偶爾也該回頭看看。

我們往往回憶起的,都是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心碎的、歡欣鼓舞的…而我們每天生活有

太多的紀事碎片無法一起被留下,刻意或不經意的遺忘掉。

 

你可以說那是神遊,當你記起了小時後的某個場景,至少對於成為現在的你沒有直接重

要性,但卻在你入眠前的腦海裡驚鴻一瞥,那些零零碎碎的小片段,也成了躺在目前這

張床上,一絲一毫的小小慰藉,那甚至讓你笑了。

 

我想起了我那個小我一歲、已結婚的表弟,他有個不到兩歲的女兒,臉上看起來幸福而

滿足;正準備讓睡意悄然前進的我,腦海中的場景卻引領我到了某年某日,我當時還沒

上小學,那已為人父的表弟被鄰居小孩打哭的場景。

「敢欺負我弟弟!」

我一時氣憤將那小孩推倒在地,但又害怕小孩的哥哥來尋仇,立刻拉著表弟往外婆家跑

,到家後立刻將門關上,並叫表弟絕不能開門…

 

表弟在那往後數年,曾一直記得這件事,雖然我不確定現在的他記不記得,又或者現在

記得到底有什麼意義…總之算來無聊的一件小時候的事,震撼的是我對這無意義的事感

到一陣感動,我也醉心於它翩然的造訪。

 

接著,一件件沒有多大意義,卻仍停留在印象中的場景爭相出現,沒有固定的秩序,沒

有嚴謹的邏輯,一個個回憶就像螢光幕前的表演,稍縱即逝,我也忙著盯視舞台前,而

端坐在台下迎接一場場讓自己沉醉其中的演出。表演需要長時間練習的苦工,只為了上

台綻放的瞬間,而現在的我,又花了多長的歲月堆積?是苦痛、是心酸、是快樂、是理

解…有多少難以對人訴說?有多少已獨自承擔?

這無關褒貶。

 

小時候,總不懂大人們所說的現實到底是什麼,年少時會鄙視總是將「迫於現實」掛在

嘴邊的人,因為那代表無能。

曾幾何時,我們已成為了我們曾經看輕的人。

不是因循苟且,而是面對獨自生活,對於整個世界的承受力,開始有了點小聰明去應對

世間的紛擾,總算有了智慧處理或遠避災厄。而現在,我們還是很努力的活著,也為了

各自的前途打拼著。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記憶,只是過客,是隨手可丟、丟過即忘的,是短暫四目相接、

來去無蹤的,但就是有些比那更微小的事,反更能久遠。

 

一切只出現在隱約之間。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