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8908-2604939.jpg  這次劉子千挑戰詮釋父親所寫的歌,穿越時空、訴求復古

在舊年代所寫的歌詞作品,成了現代年輕人聽音樂的最大障礙,投入其中是問題,是否感動更是

個問題。「感動」甚至不是高唱情愛糾葛,也鮮有情逝的悲慟,有的只是聽見在那樣的大時代中

特有的歷史枷鎖,你甚至還能聽到專輯中「愛的」那首歌,高唱著「中國我的愛~」。

 

正是因為它妙,微露惡搞趣味,反而難以討厭,它甚至讓你覺得:這專輯適合夜深人靜獨處的你。

能不能感動在個人,如果你覺得旋律是構成歌曲中最重要的部份,「感動」專輯的可貴,在你開

始完整收聽本張專輯時,就能一覽無遺。

 

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既然要揉和新音樂元素進去,何不玩得再徹底一點?既然旋律有其無法破

壞的限制,改變不會因此破壞音符的美感,便可在範圍內再做足一點、瘋狂一點。

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但若打造只屬於個人的感動,可能就難引起共鳴。

(待續)

    全站熱搜

    ヒデH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