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05040186.jpg 

我前幾天的日記裡,提到我掃完墓當天晚上,送父親與妹妹上計程車後,一回到家即發

高燒的事。

星期一請病假並於隔天開始上班的時候,到了下午我便像得了僵直性脊椎炎,脖子後方

肌肉緊繃,非常疼痛,痛到整個頭部也因此感覺疼痛。

 

怪的是,這幾天都一模一樣,每到下午就覺得後腦杓處很痛,整個人很沒精神。

 

我一直想自己是怎麼了,是不是身體有什麼問題?

那天的發高燒在沒有任何感冒症狀之下即發生,而且發高燒只經歷一天,隔天雖恢復,

卻每到下午便感到痛苦。

 

直到昨晚我打電話給外婆聊天,提到我最近的情形。我外婆竟然回答我,那天我告訴她

我發高燒的事,她心裡就暗自覺得我可能是被沖煞到了,只是沒跟我說,直到昨晚她確

認我這幾天的情況後,她便斬釘截鐵告訴我是被沖煞到,應該快去廟裡拜拜善後。

她那天沒立即跟我說,是因為不十分肯定。

 

我很驚訝,詢問所謂「沖煞」的意思就是,到了下午身體開始感覺不適,後腦杓像被掐

住般緊繃嗎?

她肯定地回答了我。

 

我一直自認此番回去,我沒有什麼不適當的行為出現。

直到我想起上週五深夜我回到花蓮,妹妹那趟帶我車遊花蓮市區,到了海濱地區,我白

目的提及之前遇到的恐怖經驗。

妹妹當時還制止我,認為地點不恰當,我才意會到似乎在深夜摩托車夜遊時,講鬼故事

似乎不怎麼妥適。

 

可能是這件事吧?不然我實在想不到我有被沖煞到的任何理由。

 

自從曾經多次的詭異經驗後,我也變得開始懂得畏懼、不再鐵齒。

只是,這次真的太大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