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躺在床邊 好像等著電話來
習慣了倚在窗邊 好像等著某人來

2002年春天
我遇見了他 我以為那是永遠
2003年秋天
那段曾經刻骨銘心 自以為永遠的愛情
瀕臨破裂
我還記得那時我映著的臉龐
多麼天真
看著相簿的自己
這痛苦的三年已經過去

無家可歸 流浪的我 試著讓自己站起來
我卻...
就是在那時 病魔發狂似的侵蝕著我
而我渾然不知
我只知道我可以三天不睡覺 發瘋般的在Pub狂舞著
一旦真的累了 躺下去又是一陣噩夢連連 可以只睡兩小時又精神奕奕
這樣的日子 我過了三年
原本青春年少的歲月
該奉獻給愛情 該奉獻給活力 該奉獻給無盡
我卻奉獻給了惡魔 而我自己
成了活祭品
用不著別人插手 用不著別人關懷
我只要自己陷入地獄
對當時的我 這似乎是一種滿足?
就算被家人 親人誤解 甚至排擠
我也只能這樣走下去

這三年來 我用手機 用視訊拍下了各時期的我
看著看著 感觸真的很多
26-29歲 流浪時期已經結束
現在我的手中 剩下了什麼?擁有了什麼?
這個答案 我還在尋找...

人生在世上 剩下了什麼?擁有了什麼?
我還在找...
現在 我的答案
是不會再讓自己流浪了...

一步 一步 緩緩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 的頭像
「Vincent」

從遙遠的街頭,到心中的天明…

「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