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的輕盈重量
如羽毛 一點點飄下
在思緒未被侵蝕之前
我透過了一點點縫隙
和軟觸

輕輕撥開了羽毛 爭取一點現實呼吸空間
原來羽毛竟是如此深重
我聞到了菸味 海味 草原上的氣味

這一片片的羽毛都是屬自己最珍貴的回憶
只能附著在我身上
誰 不能奪取

Hideヒ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